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从盛运环保董事长辞职说起 行业火热为何迎来“巨亏”

发布日期:2018-04-07 来源: 电炉网 查看次数: 106
核心提示: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2018年4月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开晓胜已于2018年3月30日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宣布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再在公司任职。目前公司暂由公司董事刘玉斌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直至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由于开晓胜系盛运环保法定代表人,他的辞职也意味着公司须进行工商变更。截至公告披露日,开晓胜持有公司股份180,738,400

  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2018年4月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开晓胜已于2018年3月30日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宣布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再在公司任职。目前公司暂由公司董事刘玉斌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直至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

  由于开晓胜系盛运环保法定代表人,他的辞职也意味着公司须进行工商变更。截至公告披露日,开晓胜持有公司股份180,738,400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3.69%。

  在近年来十分火热的垃圾焚烧行业,盛运环保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它拿到的项目并不少,但经营业绩却不断下滑,甚至出现严重亏损!而且当我们在百度输入“盛运环保”时,出现的第一个搜索建议竟然是“盛运环保倒闭”。

  盛运环保究竟怎么了?

  拿项目,搞并购,盛运环保发展势头迅猛

  据环卫科技网统计,2017年至今,盛运环保或中标或签署了多达18个项目,其中多数为垃圾焚烧项目,少数为污水处理、环卫服务项目,总投资达117.42亿元人民币。见下表:

border=1

  同期,盛运环保还通过并购挺进智慧环卫和危废治理领域,同时还出售了多家子公司以优化资产结构,并与某资产管理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看上去这分明是一家高歌猛进、红红火火的企业,从事的也是近来年异常火爆的环保产业,然而现实却是无情的——

  2016年预测业绩阶梯式跳水,2017年竟预亏2.5亿

  2018年1月30日,盛运环保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7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0亿至-2.45亿,同比变动-309.94%至-305.74%,环保工程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38.79%。

  公告称,公司预亏的原因在于:(1)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责任公司拥有的循环流化床锅炉专利技术因市场原因,本年度使用量大幅减少,为谨慎起见,公司对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责任公司无形资产及其商誉计提约1亿元至1.3亿元左右减值准备;(2)公司现有部分运营项目投产时间较短,运营效益尚未完全释放,但资产折旧摊销按会计准则要求照常计提,此项影响约增加亏损5000万元;(3)2017年公司加快项目开发,致使公司财务费用、管理费用大幅增加;(4)由于公司垃圾发电项目设备总包收入是按锅炉水压试验及全部设备完工两个节点来确认,本年度在建项目建安进度未达到确认收入进度;(5)预计2017年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为1200万元左右,主要为政府补助。

  公告所述是否是导致公司巨亏的根本原因我们不想做评论,但在新浪财经网站,我们查到了盛运环保2016年以来的违规记录,共达五次之多,其中最近的一次是在2017年8月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函称:

  “你公司于2017年1月26日披露2016年度业绩预告称: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000-25000万元,同比上年下滑72.96%-66.20%。

  2017年2月28日,你公司披露2016年度业绩快报及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199万元,同比下滑82.16%。

  2017年4月27日,你公司发布2016年年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908万元。

  年报与业绩预告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差距为8092-13092万元。

  你公司的上述行为违反了本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4条、第2.1条的相关规定。请你公司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预测自身经营业绩时“准头”如此之差,似乎不像一家有规范财务制度的上市公司,难免招致深交所谴责和警告。

  如果说2016年业绩起码还有盈利,尚属好看,那么到了2017年,公司在不断扩张项目的情况下却出现巨亏,而同期其所属行业却是发展的如日中天、蒸蒸日上,着实令人无法理解。

  公司实控人成功逃顶,高管负面新闻缠身

  本文开头曾提到,盛运环保前董事长、公司实际控制人开晓胜持有公司13.69%股权,其实此前他的持股比例更高。

  据新浪财经报道,2016年12月22日,开晓胜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16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6%;2016年12月28日再次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所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3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7%。

  两次减持过后,其无限售股份的比例只有0.04%,几乎等同于清仓。

  更离奇的是,盛运环保的股价在2016年12月22日是11.70元(实控人当日减持1600万股),2017年1月26日是第一次业绩预告(实控人已提前再次减持2340万股),净利润20000-25000万元,同比下滑72.96%-66.20%,股价是11.15元。

  2017年2月28日,第二次业绩预告,也就是2016年度业绩快报及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199万元,同比下滑82.16%,股价跌至10.2元。

  2017年4月27日,公司正式发布2016年年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再次下调,为11908万元。此时股价跌至9.68元。

  随着预告业绩一次次下滑,股价也呈下跌趋势,但是,这已对实控大股东毫无影响,因为其已提前于2016年12月份减持完毕了,也就是说,公司实际控制人在股价下跌前的相对高点减持了几乎所有能够卖出的股份,成功逃顶。

  今日(2018年4月2日)我们再来看看盛运环保股价,只有9.24元。

  此时,实控人开晓胜已宣布辞职。

  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的是公司董事刘玉斌。

  而刘玉斌也是负有“前科”的。据东方财富网报道,2013年6月9日,盛运环保高管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稽查局下达的《调查通知书》。该通知书称,因调查需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劵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刘玉斌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立案调查。

  据业内人士分析,盛运股份是2010年6月25日登陆创业板的。2011年3月15日在公布2010年年报的同时公司还推出了每10股转增10股的利润分配方案,但在该方案公布之前的一个半月里,公司的股价曾出现明显上涨,最高达每股33.8元,而方案公布后,股价不涨反跌,最低跌至每股27.59元。对刘玉斌的立案调查可能与此有关。

  彼时刘玉斌职务为盛运股份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看来,当初的立案调查并未影响刘玉斌在公司内的仕途,今日他已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

  而公司前董事长开晓胜亦曾疑似卷入行贿丑闻。据中国经营网2016年12月7日报道,原桐城市副市长潘章生犯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开某某是该案中数额最大的行贿人。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为盛运环保全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盛运环保董事长开晓胜。

  判决书显示,2012年3月和2013年4月,潘章生先后两次在其家中和楼下收受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开某某所送现金共计46万元。

  那么,卷入潘章生一案的开某某是否为开晓胜?该司是否有相关人员为此接受过司法调查?盛运环保并未对此没有做出回应。

  盛运环保业绩每况愈下,而高管却负面新闻缠身,且“股神”般成功逃顶,套牢大批中小股东。看来,盛运环保董事长辞职毫不意外。只是,他的辞职能扭转公司颓势吗?

  而此时,我们得到另一个消息,盛运环保某大股东已将股权转让给常州一家国有企业,盛运环保真的要换老板了!

网页评论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