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低价竞标少了 流标多了 环保督察下PPP变奏

发布日期:2018-09-17 来源: 电炉网 查看次数: 1046
核心提示:9月10日,继两次流标之后,“屡败屡战”的贵州省兴义市生活垃圾收运系统PPP项目第三次启动招标。去年9月,该项目第一次招标,今年4月因为做出实质响应的供应商不足3家而流标。到了6月,这个项目第二次发布招标公告,到了9月又因为做出实质性响应的供应商不足3家而第二次流标。就在去年以前,环保PPP项目还十分抢手,竞标企业都拼了命地杀低价。2015年一年之间,垃圾焚烧发电PPP项目的中标价就从48元/吨骤

  9月10日,继两次流标之后,“屡败屡战”的贵州省兴义市生活垃圾收运系统PPP项目第三次启动招标。

  去年9月,该项目第一次招标,今年4月因为做出实质响应的供应商不足3家而流标。到了6月,这个项目第二次发布招标公告,到了9月又因为做出实质性响应的供应商不足3家而第二次流标。

  就在去年以前,环保PPP项目还十分抢手,竞标企业都拼了命地杀低价。2015年一年之间,垃圾焚烧发电PPP项目的中标价就从48元/吨骤降至18元/吨,降幅高达62%,多次刷新行业底线。

  “今年环保PPP项目的质量明显好多了,有些质量不高的项目甚至流标了好几次,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以前,只要有项目放出来,企业马上就会拥上去,一度还出现过‘零收益’拿项目的情况,现在大家终于回归理性了。”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9月8日,在2018中国绿色创新大会上,宜兴市委常委、宜兴环保科技工业园管委会主任朱旭峰表示,过去政府的环境执法力度还不大,很多治理都是应付性的,甚至是假的,所以环保产业的“玩法”也主要以玩资本为主。如今在环保督察的高压态势下,各地都发现了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真正去解决,所以环保产业也变得以效率为导向,要求企业有真本领、真功夫。

  “玩资本行不通了”

  朱旭峰已经好久没有来北京参加过环保类的论坛了。

  “好多年前我也经常参加,这两年来得少了,因为感觉很多环保论坛并没有讲环保的核心,而是讲资本、讲模式的多。”他表示。

  某种意义上讲,朱旭峰可能是政府官员里最了解环保产业的人之一。他的身份比较特殊,一方面是来自基层的地方主管,辖区内有很多环境问题需要治理;另一方面,他又长期担任中国唯一一家以环保产业为特色的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主任,承担着促进环保产业发展的使命。

  在他看来,过去,环保主要是政府在推,但推动的力度并不大,环保产业都是被动的、应付性的,甚至有很多治理是假的。在这种情况下,环保产业的“玩法”也主要以玩资本为主,从而导致低价竞标频发,企业对技术不尊重,进而转化为地方政府和治理主体对环保企业不信任。

  “环保产业是给环境‘治病’的,好比是医院。像过去那种低价竞标的情况,都是医生追着病人跑,一个病人有很多医生在抢,而不是病人追着医生,这其实是很不正常的。”他说。

  公开报道也显示,过去,很多环保设备都是应付检查、“做做样子”的。很多企业买来好几十万元的环保设备后就是个摆设,应付一下检查。环保局来人了就开,不来人就关着,这样还可以节省很多电费。

  “不过,现在环保督察的力度已经达到了‘史上最大’。以我辖区为例,每个星期都要有好几个督察组过来,一不小心就会被追责问责。”朱旭峰说,“估计地方主管现在有一半时间都是花在环境治理上的,因为它与政绩考核密切关联,与终身追责密切关联。”

  在这种情况下,环保督察所发现的问题就急切需要有人来解决,这就给环保企业提供了商机。但过去那种光靠玩资本、玩关系的模式行不通了,必须要以效率为导向,要有真本领、真功夫、真效果,环保产业的“玩法”不一样了。

  “要有真本领和真功夫”

  与此同时,环保产业的风险也在加大。

  一方面,很多企业客户一不小心就会被关停,紧跟着下一步就很有可能是倒闭,结果导致环保企业的应收账款收不回来。

  “虽然生态环境部一再讲不能‘一刀切’,但相当比例的企业其实治理之后也就死了。就像我们人类得了癌症,去医院放疗化疗,最终还是很难抢救回来,所以环保企业的风险很大。”朱旭峰说。

  另一方面,对于政府来讲,地方主管的任期往往很短,而环境治理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且地方政府的财力能否支付合理的对价也往往存在疑问,这也经常让环保企业左右为难。

  “我经常看到新闻上说,某某大企业又接了几十亿元的PPP项目,在我看来这后面很可能会面临着风险,可能再过两三年风险会显现出来。”朱旭峰说。

  怎么办?朱旭峰建议,环保企业首先要提高对技术和人才的重视,环保产业和医院很像,行业经验非常重要,所以需要大量有经验、有技术的人才。

  “第二,要做精做强企业。过去一个阶段,环保企业好像都打了兴奋剂,喜欢接大单,动辄就是几十亿元、上百亿元的项目。我觉得还是要扎实推进,先接一个小单,哪怕只做好一条黑臭水体,只要效果好,地方政府还会送你10条、20条,请你去做。否则一下子做20条,反而是真的做不好。”朱旭峰说。

  此外,环境治理是需要时间的,但现在往往环境部一督察,地方政府明天就要求整改到位,这让环保企业非常头疼,环境治理需要一个科学、长期的过程。

  对于朱旭峰的看法,赵笠钧也表示认同。他表示,环保产业还是要回归本质、回归价值、回归创新,过去那种高歌猛进的、利用资本力量“跑马圈地”的模式并不是环保企业的优势。相反,持续进行创新,提高自身的技术能力,真正解决环境问题,才是环保企业的优势所在。

  “我们去年7月其实就预判到,当这些质量不高的PPP项目进入运营期,运营不达标之后,就需要专业化的环保公司介入,真正地解决问题,这也将是环保企业的机会。”赵笠钧说,2020年,“水十条”即将面临“终考”,全国七大重点流域水质优良的比例要总体达到70%以上,这是一个巨大的需求。只要环保企业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就能获得新的发展机会。

网页评论共有0条评论